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

2020年06月19日 04:55 A生活历

出道12年,甫在今年3月推出个人首张专辑《重生》的刘品言(言言),十四岁就进入演艺圈,却在演艺之路上转弯赴欧进修和创业,面对改变,她笑称自己拥有随时可从零开始的勇气。

与曾之乔组成「Sweety」女子团体,在演艺圈闯出一番好成绩,刘品言却总是被指为女子团体中「胖的那个」,但历经一年多的坚毅减肥历程,她顺利甩掉八公斤, 体脂肪也从二十八降至二十二,《重生》专辑里的照片更是一张张魔鬼身材,天使脸孔。

「我的生理发育较晚,小时候活脱脱像个非洲难民,但自从拍戏后,身体状况便接踵而来。」刘品言说,其中,「水肿」最令她伤脑筋,为了上镜,中西药、埋线、电疗、涂辣椒膏、催吐等各种减肥方式她全试过,「那阵子不只身体状况不佳,心情也不好,我只要听到『减肥』、『体重』这些词彙,就快精神崩溃!」但毕竟是要在演艺圈里打滚的人,刘品言笑说,她其实不觉得脸圆一点有何不好,不过为了工作需要,她可以接受体态调整,「我那时总跟经纪人交代,拍戏或宣传期时,我可以变态地减肥,但平时不要管我吃什幺,身材如何。」这样的循环下,刘品言的身体并不健康,直到近两年,她认识了一位舞蹈老师,慢慢透过运动提高身体的肌肉比例。

她现在每周运动三至四天,其中一次是TRX +NTC(悬吊训练+Nike训练计画),另外三次是四十分钟的运动,例如二十至三十分钟的跑步,再加上十分钟的重训。

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 

会认真瘦身,除了好友彭于晏的激励,一年前,刘品言在餐叙上突然眼前一黑,让她吓坏了,翌日便决定改变生活作息,没想到,光是调整作息这件事情就让许多人见到她便夸瘦了,即使体重没有改变,但她的衣服却从M号换到接近S号。这样的改变给了她信心,立即找营养师调整饮食,搭配认真运动,始有今日的成果。

 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

 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

「瘦下来对我而言最大的帮助,是获得健康的身体。以前跑宣传都很容易疲累,一下子就没电了,这次三个月的宣传期,我完全游刃有余。」刘品言开心说道。

赴欧洲进修 被人狠欺负

除了身材上的改变,看看刘品言十二年的演艺之路,就会发现年纪轻轻的她,屡次选择「转弯」。十九岁那年,刘品言和经纪公司约满,她想诚实面对自己长期以来的空虚感,「妈妈觉得我有语言天分,说我对人与人之间的感受很敏感,适合朝艺术领域发展,建议我去欧洲进修时尚管理。」只身前往法国巴黎念书,刘品言当年只会二十六个法文字母,单字只知「牛」和「鸡」,因为她不吃牛肉,所以进餐厅点餐时都要先过滤掉牛肉的餐点。

 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

「老实说,念完语言学校后,我曾想过为何要来欧洲,那时台湾一直在传有人想找我拍戏,可惜我不在台湾之类的......着实令我动摇。」但刘品言说,现在回头看,她真的非常庆幸自己当年坚持到巴黎念书,那四年是她的人生养分来源。

生活上来说,如果不是到巴黎念书,她会被保护得很好,好到没有机会体验这世间各种层面的滋味,更别提角色所需要的丰厚经历和歌曲创作的多元灵感,也不可能回台湾之后能因多层次的演出而得到金钟奖,「甚至,我根本很难想像被欺负是什幺滋味。」「我真的被欺负得很惨!」刘品言说,外籍人士在欧洲要当实习生很困难,她好不容易挤进一间公司,却被五位助理和一位设计师联手欺负。实习时,刘品言只能或站或蹲在桌子旁,无法坐着做事,因为她还「不够格」和那些助理平起平坐,宛如助理的助理。

有一次,助理们把三罐分别是一千颗的珍珠白、银色、白色珠子,故意打翻一地后跟她说:「我看妳下班也没事做吧!记得把珠子全捡起来分类装好,掰掰。」刘品言形容,当时捡到不知道几百颗后,根本眼花看不出颜色的差别,大概花了四小时才完成,她还特别把三个罐子摆在桌子正中央,以免又被推倒。「在欧洲,这些都算小事,外籍人士在欧洲遇到的种种不适应,连办存摺都能跑四趟,历时一个月才办好,这也让我更爱台湾,原来我们在台湾享受到的一切理所当然,都是那幺的珍贵。」

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 

开经纪公司 为求工作自主

这个海外求学的弯才转完,不久后,刘品言又来一次「转变」,她从被签约的艺人变身为经纪公司老闆。谈起创业动机,刘品言说,当年身边的艺人朋友们刚好适逢转变期,她发现大家很辛苦,常因某些原因必须接下某个工作,嚮往改变却又无力,「不然,我来开一家经纪公司好了。」刘品言拿出个人所有积蓄一百万元,看了六十间房子才找到现在的办公室。

创业时,刘品言开了一场记者会,欢天喜地的气氛中,却听到一位相熟的记者在离去时,偷偷和旁边的记者说:「我跟你赌,这间公司撑不过三个月。」她听了当下只能暗暗许诺:「 哼! 老娘我再怎样也要撑完四个月。」而今,她开心又骄傲的说:「今年已经第四年啰!」不过她也坦承,创业不如想像中容易。

「我的初衷是希望大家不要为了五斗米折腰,但真的是没细想就做了。」结果,花了六十万元装潢,第三个月钱就花光了,她只好跟妈妈求救,借到五十万元救急,她的工作薪资左手进右手出,左支右绌下,终于在第八个月才勉强趋于稳定。

第一年她就亏了三百万元,第二年下半年公司打平,第三年开始获利。「但说实话,第一年亏损的钱还没有赚回来。不过这两年公司的营运状况给我很大的信心,每个月都有稳定持续的成长。」既然当老闆,就得会看财报,但刘品言在财报上出的糗,让她想起来就大笑。她回忆,创业第七个月,公司终于有财务长加入,因为是陌生人,再加上她年纪轻,怕人小觑,刘品言会「装」出一副什幺都懂的样子,但其实根本听不懂。

就这样,每次对方递文件给她,她都签名,半年后,她发现这位财务长是可以信赖的人后,便偷偷跑去问她:「请问,这财报下面的红色数字,我真的每个月都赚这幺多钱唷?」吓得对方说,老闆,那个红色数字是赤字,也就是亏钱的意思。

虽然闹了大笑话,但刘品言开始跟着财务长学看报表,「真是万幸,我的同仁各有专精,每个人都很强。」刘品言的管理方式属于「充分授权」,她会给对方三个月的时间彼此磨合,确认彼此是在同一个频道上后就会充分授权。

但是,她也有看走眼的经验。

太容易相信人 被骗上百万

台湾创业后一年,她在北京也开了一间经纪公司「其乐无穷」,找了两位认识的朋友前往管理,不料,竟让她发现对方前前后后污走她四十万元人民币(约新台币二百万元)。刘品言很生气,打电话给妈妈越洋抱怨,朋友也为她打抱不平,要求那两人签下自动离职书和借据各二份,同时,言言收到妈妈传来的简讯:「得饶人处且饶人,对方已经四十多岁还要做这种事,妳不觉得也是一种走投无路吗?」回到办公室,言言拿起借据当众撕掉,「我跟他们说,基于我把他们当朋友,这笔钱我不计较,但请他们立刻搬离员工宿舍。」

那一年,刘品言不过才二十三岁。这次的教训,让刘品言看清自己的管理缺陷,「我太容易相信人,而且太偷懒了。」她认为,充分授权没有错,但前提是领导者不能偷懒,当初长达半年的时间,她都不曾了解北京公司的金钱流向。

现在,很多细节她都会追究到底,「就算深夜,我都会爬起来看报表。」因此,北京公司营运第二年就赚钱了。七岁以前过着千金小姐的生活,长大后也曾捱过买一个便当三人分食的困境,但刘品言全都没在怕,「我永远可以从零开始,这可能跟我的职业有关,我是演员,每次都得洗掉上一个角色,全部重来,所以,我的身心状态很能接受『打掉重来』这回事,钱没了,再赚就好啦!

刘品言 我随时可以从零开始 

本文出自女人变有钱2015年7~8月号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最火资讯

五大电信共同站台, Mobile ID 行动身分识别服务最快明年上线

五大电信共同站台, Mobile ID 行动身分识别服务最快明年上线

今日 (11/28) 由台湾网路认证公司 推出的 Mobile ID 行动身分识别服务,在台湾五大电

五大电信共同站台,MobileID行动身分识别服务最快明年上

五大电信共同站台,MobileID行动身分识别服务最快明年上

今日由台湾网路认证公司 推出的 Mobile ID 行动身分识别服务,在台湾五大电信公司的见证下启用

五大电信布局5G应用AI、物联网大动作抢人才

五大电信布局5G应用AI、物联网大动作抢人才

REUTERS/达志影像5G 明年商转,五大电信积极布局物联网、AI、智慧云等领域,抢相关专业人才也